压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缩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关注厅官离职不必过度解读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02 10:48:29 阅读: 来源:压缩机厂家

关注“厅官离职”不必过度解读

如何解决晋升标准模糊,会哭者更易晋升的问题,就比讨论公务员收入低造成公务员队伍不稳定,来得更紧要、更迫切。

7月27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陈凯的名字从外办官网上消失,此前上海市人民政府已发出任免通知,免去其外办副主任职务。多个消息源证实,这名45岁的副厅级官员系主动辞职,辞职后的去向或为一家民营金融机构,该机构主要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近半年来,包括陈凯在内,上海已至少有3名厅局级官员辞职。

因为辞职人员的高级别和年龄优势,厅官辞职的新闻引起了舆论关注。在解读此新闻时,有两种观点容易得出:一是,上海是否会在全国率先掀起公务员离职下海热潮?二是,辞职的理由多为工资低、消费高,无法体现人生价值,这些物质因素的考量是否会动摇公务员队伍的稳定?应当说,这两个观点都有值得借鉴、留取的观察角度,但是整体而言,这两个观点存在过度解读的嫌疑:离职下海潮的说法有些夸大,所谓下海潮需要严谨界定;物质因素原本就非评价公务员价值的核心指标,即便公务员因为物质原因跳槽,也不能颠覆这个认知。

首先,离职下海潮的说法有些夸张。虽然,新闻中跳槽的官员级别较高,这种高级别公务员的跳槽,的确能够反映出一些新的变动,这在以前确实难以想象,但是,必须看到,新闻中厅局级官员跳槽的数量并不多,只有3位。尽管,这3位的跳槽经历可以作为观察的样本,但是由此得出公务员离职潮,还是显得有些思维跳跃。同时,也应该看到,这3位跳槽者有其共同之处,他们之前都有过在企业工作的经历,这种经历赋予了他们什么样的思维方式不得而知,但是这种经历在其他官员身上并不常见,想必也难以复制。因此,可以把这3位官员的跳槽当做观察对象,但是想要得出离职潮的结论,无疑还需要更多的样本和数据。

其次,不必担心物质条件导致公务员流失。诚然,与跳槽后的企业薪酬相比,官员的原本收入是少的。官员也有跳槽的权利和自由,如果他们追求更多市场回报的话。但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公务员价值的核心评价指标不是物质,不是金钱,而是其提供的公共服务与社会评价。这是在职业选择时已经确定的,也是不同职业的自然划分:如果想赚钱,可以去企业,可以去经商;如果选择做公务员,就不能一门心思想着发财。否则,就是一种定位错误。如果,一边做着公务员,一边想着发大财,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贪污腐败。所以,有官员跳槽应该欢迎,但是没有必要担心官员因为收入问题出现离职潮,对于那些真正想从事公务员职业的人来说,他们应该有自己的职业理想和价值追求。

如此说,不是回避已经出现的问题,也不是强调3位厅局级官员的跳槽不值一提,而是想说,在审视此类社会事件和现象时,应该有明确的价值判断体系,应该有用事实说话的自觉习惯,不能看到刚刚出现的事件和新闻,便以为问题已经严重或者事件就一定具有导向意义。与这些过度的解读相比,那些根本的议题更需要讨论。即便,某些事件有演变成现象的趋势,也应该有更丰富的材料来说明这种趋势,有更严谨的论证来预测这种趋势。在此判断过程中,充分的材料和前瞻的眼光,一个都不能少。

比如,新闻中提出的,如何解决晋升标准模糊,会哭者更易晋升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比讨论公务员收入低造成公务员队伍不稳定,来得更紧要、更迫切。因为,公务员队伍的收入没有那么低,公务员职位在多数人眼中依然是抢手的 香饽饽 ,他们远没有惨到必须跳槽的程度。而且,公务员职业也不是一个发财的职业,不能不顾职业的特殊性,把公务员的收入与企业的收入相提并论,这不客观,其出发点根本就是错的。只要解决了公务员发展中那些根本的关键的问题 比如晋升,公务员跳不跳槽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在市场经济下,人才本来就是可以自由流动的,包括此次跳槽的3位厅局级官员在内,只要人们愿意,他们就可以作出个人选择。

(编辑:喃喃)

电子线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