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缩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盗墓奇案孙殿英究竟盗走多少国宝

发布时间:2020-02-27 11:41:53 阅读: 来源:压缩机厂家

盗墓奇案:孙殿英究竟盗走多少国宝?

导读:孙殿英盗走的国宝到底有多少?这个问题恐怕没人能估算出来了,因为没人知道慈禧墓到底有多少陪葬品,我们只能用价值连城去形容了。孙殿英盗墓案发以后,国内舆论一片哗然,要求惩治主犯。但是,仅仅一年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1928年7月,国民革命军第6军团第12军军长孙殿英率部对河北遵化县境内的清东陵进行了史上最为疯狂的盗掘,把乾隆裕陵和慈禧普陀峪定东陵的陪葬珍宝几乎盗掘一空,共计装满了30多辆征用来的骡马大车。同年8月初,当孙殿英派人到北平销赃,清东陵珍宝大量面市时,才引起北平军警注意,并经英国路透社最先予以披露报道后,国内外各大报刊纷转载,一时间国内哗然,海外震惊。

网络配图

孙殿英率部疯狂盗掘清东陵究竟盗走了多少绝世珍宝呢?由于清东陵各陵寝没有一个完整的殉葬物品清单,被盗后对盗失珍宝缺乏详细登统,因而一直没有全部而准确的数据。只是其中的慈禧普陀峪定东陵的殉葬品数量,在故宫博物院保存的清朝内务府档案及其他资料有记载。

比如,在《孝钦后入殓,送衣版,赏遗念衣服》册中,记载了从光绪五年三月二十五至光绪三十四年十月十五慈禧生前在地宫中安放的宝物,有金花扁镯、红碧瑶豆、金镶执壶、金佛、珊瑚佛头塔等150余件,其中各件宝物上的正珠、东珠、米珠络缨多达数千颗。清内廷大总管李莲英一直参与慈禧死后入殓等事,其嗣长子李成武也为慈禧太后贴身侍卫。

李成武在《爱月轩笔记》一书中,对此有详细记载:“太后未入棺时,先在棺底铺金花丝褥一层,褥上又铺珠一层,珠上又覆绣佛串珠之薄褥一。头前置翠荷叶,脚下置一碧玺莲花。放后,始将太后抬入。后之两足登莲花上,头顶荷叶。身着金丝串珠彩绣礼服,外罩绣花串珠挂,又用串珠九练围后身而绕之,并以蚌佛十八尊置于后之臂上。以上所置之宝系私人孝敬,不列公账者。众人置后,方将陀罗金被盖后身。后头戴珠冠,其傍又置金佛、翠佛、玉佛等一百零八尊。后足左右各置西瓜一枚,甜瓜二枚,桃、李、杏、枣等宝物共大小200件。身后左旁置玉藕一只,上有荷叶、荷花等;身之右旁置珊瑚树一枝。其空处,则遍洒珠石等物,填满后,上盖网珠被一个。正欲上子盖时,大公主来。复将珠网被掀开,于盒中取出玉制八骏马一份,十八玉罗汉一份,置于后之手旁,方上子盖,至此殓礼已毕。”

网络配图

至于慈禧地宫宝物的价值,《爱月轩笔记》也有详细记载。金丝绵褥制价为8.4万两白银;绣佛串珠薄褥制价2.2万两;翡翠荷叶估值85万两;陀罗经被铺珠820颗,估值16万两;后身串珠袍褂估价120万两;身旁金佛每尊重8两,玉佛每尊重6两,翡翠佛每尊重6两,红宝石佛每尊重3.5两,各27尊,共108尊,约值62万两;翡翠西瓜2枚,约值220万两,翡翠甜瓜4枚,约值60万两;玉藕约值100万两;红珊瑚树约值53万两;价值最高的是慈禧头上戴的那顶珠冠,上面一颗四两重的大珠系外国进贡,价值1000万两,总价约1005万两。另外,慈禧身上填有大珠约500粒,小珠约6000粒,估值22.8万两。

清东陵盗宝大案被媒体披露后,迅速引起国内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包括清室后裔在内的社会各界以及一些组织团体纷纷指斥盗陵者为民族败类,并电请南京国民政府从速查惩主谋,并吁请当局从速收缴被盗国宝,严防流出海外。

据史料记载,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最初接到清东陵盗宝大案的相关报告后,认为盗陵案情举世罕见,性质极其恶劣,曾下达手令要求从速从严查处,绝不姑息养奸。于是,以国民政府委员刘人瑞为首的清东陵盗宝大案调查组,于8月10日赶到清东陵进行现场调查,带领有关人员进行现场勘查,查找到了现场遗留的盗陵作案用军队工兵用具等,并调查走访了清东陵附近的一些居民和见证人,等等。最终,国民政府调查组确认清东陵盗宝大案确系国民革命军第12军军长孙殿英亲自率部所为。至此,清东陵盗宝案已真相大白。对孙殿英恨之入骨的清室随之派人到南京和北平,向国民政府与平津卫戍司令部交涉,强烈要求重办清东陵盗宝案罪魁孙殿英。

得知清东陵盗宝大案确系孙殿英所为之后,蒋介石便迅速将查处此案的任务移交给平津卫戍司令阎锡山办理,自己则躲在南京静等着孙殿英派人上门来顺通关系。据史料记载,当时的蒋介石和阎锡山之间的明争暗斗十分激烈,他们都极力想收拢掌握一部分军队的孙殿英来为己效命,二人谁也不想向孙殿英发难。于是,蒋介石便利用国民政府主席的便利,把查处孙殿英盗陵大案当作皮球踢给了阎锡山,而老奸巨猾的阎锡山也有一套自己的安排打算,他先是批准逮捕了参与此案的孙殿英手下的一个叫谭温江的师长,而对清东陵盗宝大案首要人物孙殿英连一根毫毛也没碰。据说,当时阎锡山在与南京国民政府就此事的官方往来函电中,对盗墓部队番号以及孙殿英的名字等均讳莫如深。

网络配图

1929年6月8日,举世震惊的清东陵盗宝大案事发近一年之际,平津卫戍司令阎锡山为了应对汹涌的舆论,才下令组织军事法庭审判,审判长确定为上将商震,但迟迟审而不判,最终于6月15日将嫌疑人收押,把全案卷宗封存送往南京国民政府军政部。其实,如此的审判完全是在走过场、做样子,孙殿英始终未被列入嫌疑人,在军事法庭组成前就象没事人一样,被南京国民政府派去山东打张宗昌了,此间他又收编扩张了2万多人的兵马,越发兵强马壮了。

时间一长,孙殿英见人们的注意力逐渐从清东陵盗宝案转移开了,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找到阎锡山,声称“案发期间师长谭温江不在现场,所以根本不可能作案”。阎锡山知道这全是扯淡,但正是用孙殿英之际,也就答应了孙的要求。几天之后,谭温江出狱继续回到孙殿英手下当他的师长。至此,清东陵盗宝大案已经完全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其实,早在率部进入清东陵掘墓盗宝之初,生来就信奉“有钱能使磨推鬼”的孙殿英,就已经考虑到如何做好善后工作了,那就是充分发挥清东陵盗宝所获得的大量珍宝,向蒋介石、阎锡山等国民党要员打点行贿。据说,清东陵盗宝案事发后,孙殿英将乾隆颈上的108颗朝珠里取出三颗最大的送给了戴笠,一把稀世珍宝的九龙宝剑通过戴笠送给了蒋介石,慈禧枕下的那个翡翠西瓜送给了宋子文,慈禧嘴里的夜明珠送给了宋美龄,慈禧朝靴上的那两串宝石送给孔祥熙……除此之外,孙殿英还送给阎锡山价值50万元的黄金。于是,蒋介石、阎锡山等人从此谁也不再提起清东陵盗宝案的事情了。

不得不说,这件盗墓案背后有太多的利益纠葛了。

武汉华中艺术学校

数显三相电压表

全自动灭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