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缩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压缩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护工陈尚水我们并不低人一等

发布时间:2020-03-02 11:26:45 阅读: 来源:压缩机厂家

10年伺候过300多个病患 床在哪儿,家就在哪

护工陈尚水:我们并不低人一等

凌晨5点,天还未亮,伴随着阵阵咳嗽声,护工陈尚水醒了。

他赶紧起床,拿着痰盂跑到张大爷床边,拍着他的后背,给他穿衣,扶着他上厕所,帮他洗漱。做完这些,陈尚水又去做早饭,送到床前,一点点喂饭。

中饭和晚饭都是这样,陈尚水要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重度瘫痪的张大爷。天气好的时候,他还会推着张大爷出门溜溜,碰上阴雨天,就坐在床边陪他聊天,直到天黑。

陈尚水的工作繁琐又重复。

在许多人看来,所谓护工就是伺候人的活,端屎端尿,穿衣喂饭,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当了13年护工的陈尚水并不这么认为,他的工作不仅劳动强度大,还需要掌握各种疾病的家庭护理技能。

今年69岁的陈尚水是九江千名护工队伍中的一员,是九江县永安乡人。从业以来的3000多个日夜,他都是在雇主家或医院病房里度过的。见过陈尚水的人都会对他的折叠床印象深刻,这张床跟了我10多年,去过300多个雇主家。

年近古稀的全陪护工陈尚水。

我一个老头,有张床就是家

2001年,陈尚水决定离乡进城,老伴很早就走了,我一个老头儿,有张床就是家。

经人介绍,陈尚水第一次干起了护工的活儿,而这一次护理经历,让陈尚水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位刚做完血管瘤手术、50多岁的病人。陈尚水说,病人的血管瘤布满整条腿,术后只能躺在床上。他是外地人,在九江没亲戚。所以,整个住院期,陈尚水一个人24小时照顾着。打水、买饭、洗澡到接屎接尿,都是他的活儿。

对刚做护工的陈尚水来说,他要一边照顾病人,一边向护士学基本的护理技能。那些天,他很少有休,一连照顾了5天,累得沾上枕头就能睡着,而那时干一天,收入也就20元。

有一年,陈尚水在一户雇主家照顾一位70多岁的老人,长达3个多月。陈尚水说,老人家住姚家洼,有一儿一女,可惜都不在身边。老人腿脚有问题,自己下不了床。不仅如此,咽喉还出了问题,饭不能一口一口吃进去。这个老人家有个老伴儿,虽然能够自理,但身患癌症,也得有人照应着。后来,老人病重入院,陈尚水也跟去医院照顾,直到老人离世。

布满老茧的双手。

定闹钟,每2小时给病号翻身

如果仅仅是伺候穿衣吃饭,陈尚水再累也不会觉得难。最难照顾的是脑出血雇主。陈尚水护理过两次脑出血病人,都是同一人。

那名老人80多岁,突发脑溢血,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20多天后,转到普通病房。这时,家属没时间照顾,连续找了好几个护工,都说这活难,干不了。找到陈尚水时,虽然他没有护理过这类病人,但还是接下活儿。把折叠床放进病房后,陈尚水第一时间去了趟护士站,他主动找到护士,请教她们如何护理脑出血的病人。

回到病房后,陈尚水仔细看了看老人,老人很虚弱。每天他都会仔细检查老人的瞳孔,以此来判断老人意识是否清晰。由于老人只能绝对卧床,吃东西变得很麻烦。但老人的孩子希望老人能多吃一些,就一直让陈尚水喂饭。但老人吃东西很费劲,还边吃边吐。

为了促进老人肢体功能的恢复,陈尚水学着翻身按摩,每2小时给老人翻一次身。怕自己忘了,他还定了闹钟。在陈尚水的精心护理下,老人很快出院了。

谁知道出院没多久,老人再次脑溢血。这次,老人的孩子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陈尚水,请他来护理。

除脑溢血病人,还有癌症患者,护理起来也比较难,病人总喊痛。陈尚水护理过很多胃癌病人,看着他们被病痛折磨得晚上无法入睡,陈尚水很同情他们。他能做的,就是晚上多起来几次,给他们按按,尽量缓解他们的疼痛。他们很多东西不能吃,所以做饭时,要特别小心,要经常问医生,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陈尚水说,这些癌症病人总是偷偷跟他说,想吃辣椒、牛肉,可这些,他们都不能吃。

雇主赞誉:护理能手

凭着耐心和细心,护工陈尚水的名字被很多雇主记住,并且还给他介绍活儿。

市民朱先生住院7次,每次都是找陈尚水,他是护理能手,会干很多活儿。朱先生说,他患了癌症,住院化疗7次,就找了陈尚水7次。在朱先生看来,陈尚水不仅护理得好,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有一次,陈尚水陪朱先生散步,突然,朱先生脑袋一阵发晕,直接倒地。幸好,陈尚水眼疾手快,赶紧扶住朱先生,一边用肩膀顶着,一边大声呼叫护士,将朱先生送回医院,幸亏抢救及时,不然肯定没命。朱先生的儿子非常感谢陈尚水。

刘先生的父亲曾经因病住院,因为鼻子里插了管,原本请来的护工,压根不知道怎样喂饭。后来,刘先生找到陈尚水,他一接手就开始给刘老先生喂饭,这种病人喂饭有些难,要多些耐心。喂完饭后,要从管子里喂些清水,这样病人不会呛食。看到陈尚水熟练的护理技术,刘先生安心了许多。

遇到注射消炎药的病人,陈尚水就会主动向护士要些手套。这些病人很容易出现便秘。陈尚水会用开塞露来缓解病人的症状,用开塞露通便,要用手套,避免感染。如果用开塞露还排不出来,就要用手抠。这些活儿,有些病人家属都会嫌脏,但陈尚水都会干。

我们不是低人一等

脏活、累活,熬熬也就过去了。陈尚水最想说的是精神和心理的压力,我们不是低人一等。

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上厕所时摔了一跤,入院治疗。躺在床上动不了的人,护理时一定不能怕麻烦,要经常给他翻身。每次给老人翻身时,陈尚水需要像抱孩子那样抱着他,很费劲。按理说,老人的孩子应该特别感谢他,可是情况却恰恰相反。他们一会说我给老人洗澡洗快了,没洗干净,一会又说洗慢了,会冻着老人。陈尚水觉得特别委屈,他和雇主的孩子说,要不你们规定一个洗澡的时间吧。

护理工作,心最累!陈尚水说,很多病人心情不好,容易发燥。一会要散步,一会要出去,一会要吃饭,一会要睡觉,一天折腾无数回。而有的雇主,还不让我们说话。陈尚水对此最不能理解,我们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也不想被看不起。

10年护理过300多病患

如今,陈尚水年近七十。今年起,我就很少接活儿。陈尚水说,他的身体还算硬朗,但毕竟年纪大了,不适合长时间在外做护工。

有时候,陈尚水一个人在家会算一算,干了10多年护工,每年护理的人有30多个。这样算,陈尚水伺候过的雇主,少说也有300多人,全是男病号。我们这行,有个规定,男护工只能护理男病人,女护工可以护理女病人,也可以护理男病人。当然,主要还得根据雇主的需要来。

陈尚水随身还携带了一个本子,上面记了100多个同行的电话。大家经常联系,活儿多的时候,一起干。如今,干护工的,女的多,男的少,越来越多的人不愿吃这份苦。

(记者程静/文 首席记者刘家/摄)

沈阳皇姑国防医院

黑龙江远东心脑血管医院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